<acronym id="weok0"><wbr id="weok0"></wbr></acronym>
<object id="weok0"><tr id="weok0"></tr></object>
<sup id="weok0"><tr id="weok0"></tr></sup>
<sup id="weok0"></sup>
<tt id="weok0"><acronym id="weok0"></acronym></tt>
聯系方式

電話: 市場經營部:0730- 8720691 8715135
            綜合管理部:0730-8720780
傳真:0730-8720691 8720780

公司新聞

首頁 / 公司動態 / 公司新聞
巨變時代前瞻:數字化將改變流程工業命運——訪上海萬方博通石油化工工程有限公司長嶺煉化岳陽工程設計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張旭之 發布時間:2020-03-17

 

巨變時代前瞻:數字化改變流程工業命運

——訪上海萬方博通石油化工工程有限公司長嶺煉化岳陽工程設計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張旭之

作者:薛冠璞  《閥門世界亞洲》2020年2月刊

       日前,閥門世界亞洲編輯一行有幸去到前中石化集團公司發展戰略研究小組組長、現長嶺煉化岳陽工程設計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張旭之先生的家中拜訪,與他進行了一次別開生面的對談。這位耄耋之年的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每天依舊會堅持參與工作和課題的研究,他神采飛揚地與我們談起了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工業領域的發展以及他對工業領域數字化的精彩觀點。

憶往昔崢嶸歲月

       現已83歲高齡的張旭之曾擔任過中國石化集團發展戰略研究小組組長、齊魯石化總工程師。對于直到現在還奮斗在工作崗位上的他來說,退休從來都不是終點線。2002年退休后,他先后在南方石化公司、三聚公司、惠生工程任技術總監、工程公司總經理及高級副總裁。今年,張旭之更是被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張旭之的工作生涯要追溯到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期,正是在那個百廢待興的年代里,他從天津大學畢業后,直接分配去了大西北,投入石油化學工業建設的激情歲月中,至今已有接近60個年頭。“三十年的工廠生產、八年的院長生涯我基本都是做化工廠設計,就是給我一個設計類的任務然后去完成,比如說設計一個乙烯廠、或者聚乙烯聚丙烯工廠之類的。”

       說起往日,張旭之對很多細節依然記憶猶新。“我逢一調動,1961年天津大學畢業,1971年調動到齊魯石化橡膠廠,1981年又轉到了齊魯石化的乙烯指揮部,1991年到了中國石化北京石化工程公司(BPEC)。大學畢業之后一開始在蘭州石化干了10年,在車間里面當操作工、技術員,后來轉到了齊魯石化公司從副總工程師做到總工程師、副經理,后又調到北京石化工程建設公司(SEI)任總經理,1998年到中石化擔任發展戰略研究小組組長一直到退休。”

       經歷過幾番工作上的調配和遷徙,張旭之坦言再回首時發現,對自己最有益處的還是最初幾年的一線工廠生涯。“其實后來我想,我最苦的確實是那幾年做操作工的時候,但后來覺得那段是最愉快的、對我幫助最大的。這段日子為我后來思考問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讓我對化工廠的基礎運作和一線工作了解得非常深入。沒那個基礎,可能我后來的進步就沒那么快。而后來五年中石化發展戰略研究小組的工作主要是研究一些比較大的課題,比如民營企業與中石化之間的壁壘、中石化的發展等等,這些內容的研究對我影響也是比較大,因為中石化集團站的高度不一樣。”

逸散泄漏和老舊工廠維護為何值得關注

       幾十年的工廠管理生涯中,張旭之經歷過、處理過一樁又一樁高危突發事件。“化工廠泄漏的問題一直是一個大難題。因為泄漏就會導致爆炸,會對人的生存產生威脅,危險性太高,所以一直都是化工廠非常注意的問題。其實真正預防泄漏,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檢修水平,另一個因素則是跟泄漏相關的材質。1963年我在蘭州石化技術科做專區技術員的時候,304廠發生過一次碳四泄漏爆炸。一共50多個人,爆炸死了23個人。起因是急于檢修,儲罐殘存液化氣直接排入大氣,產生靜電,著火引起爆炸。此時候正好工廠大檢修,到處堆放了一些易燃易爆的化工物品,事故相當嚴重。”

       張旭之繼續解釋說,“過去的密封材料可以說比較簡陋,而現在泄漏相對來說比過去少多了,因為這些年化工行業用的材料都改良得比較好,原來用的墊片是石棉墊,后來變成了纏繞墊。原來是一個平板石棉,后來改良成螺旋石棉墊,強度比較好,這樣就不太會泄漏。除了材料之外,人工操作水平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像數字化和非數字化,凡是人工干預的操作想不犯錯誤是不可能的。所以為什么要數字化和智能化?某種程度上說就是“去人工干預化”?,F在EPC使用的設計和施工程序和軟件都相當先進,為什么要數字化交付,凡是數字化交付的設計,錯誤率就是低。”

       在張旭之看來,工業領域數字化對于泄漏這個問題來說僅僅是一種輔助手段,本質問題并非在此。“泄漏的問題本質還得靠材料和人工操作的提升,真正的數字化可以增加一些檢測手段,比如說一開始管壁是4mm厚,如果數字化可以檢測到管壁厚度變薄到3.5mm,可以立刻獲知泄漏發生的可能,提醒進行管道替換等,這種輔助手段能做到的是降低這種事故發生的概率。而真正泄露和爆炸是由使用管道以及所有配件材料、閥門填料及密封材料這些因素導致的。”

       而對于為何要關注逸散泄漏及老舊工廠維護這個話題,張旭之給出了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答案:“我們去關注這一塊的話題,很大程度上會帶來效益上的優化和事故率的降低?,F在的檢修一般是兩到三年,檢修一般要停產一個月。一套裝置生產十二個月和生產十一個月,本身就有10%的效益差,而這一個月內不但不能生產,人工成本也要計算在內。如果十年不停產,那么效益就會非??捎^。另外,事故多半都發生在停車和開車的時候。就跟飛機起飛和降落的時候一樣,從完全靜止狀態去啟動起來,再從運轉狀態停止下來,屬于事故高發期。工廠一直追求的都是長周期、高效安全穩定生產。這要靠數字化交付去實現。”

工業領域數字化方興未艾

       研究了半生的工廠設計,張旭之對工業領域數字化這個話題有著濃厚的興趣,也做了許多研究。他對所有新鮮的行業話題依然保持著熱情,而豐厚的閱歷讓他在數字化這個問題的理解上比行業中的后輩更為透徹。

       “其實數字化最早起源于數碼相機的推出,代替了彩色膠卷,數字化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在數字化這個領域,美國和日本是兩個路線。日本是靠模擬信號發展起來的,而美國走的是真正的數字化。”張旭之侃侃而談。

       張旭之告訴我們,他理想中的數字化工廠是所有的工廠基礎都是數字化。“圖像是數字化的、記錄是數字化的,所謂數字化也就是可編的嘛,就像word和pdf一樣。從這些東西的數字化做起,一直到所有東西全部自動控制,這是我理想中的數字化工廠。

       張旭之認為現階段工業領域的發展還未達到真正的數字化。“因為模擬信號太多,工廠控制的一次儀表很大程度是模擬信號再轉成數字信號,這也叫數字化,但是模擬信號轉數字信號的時候,模擬本身假信號太多。如果你去工廠就能看出來,現在這些模擬信號報警特別多,但有些并不是真實的,比方說假液位,而真正的數字化完全是真實的。像這樣的流程工業變成全真實的數字化,我覺得那可能還得10年甚至20年。”

       對于國內化工行業的宏觀發展狀況,張旭之這樣說道:“個人認為我們中國化工廠的數字化做得不差,不比德國或美國的數字化落后多少,他們有的我們都有。我們差距主要在基礎研究上,我們所研究的概念真的比他們淺得多。一是因為投入少,二是因為這兩年光顧著賺第一桶金了,而不是踏踏實實把錢拿去研究。但所有企業的崩塌幾乎都是因為膨脹速度太快,一夜之間一個億就變成十個億了,發展速度令人驚嘆,可是快的背后可以看出來還是不牢固。”

       數字化的概念自然而然會讓人聯系到以智能制造為主導的工業4.0理念,工業4.0旨在通過充分利用信息通訊技術和網絡空間虛擬系統相結合的手段,將制造業向智能化轉型。

       作為一位在中國半個多世紀的發展洪流中經歷了工業科技巨變的工程師,張旭之這樣理解這個概念:“工業4.0的問題,是改變流程工業命運、改變世界的問題。真正的數字化的意義確實是值得探討,可能真的不只是一點點,也許是劃時代的東西,就像社會性質的進步一樣,現在是自動化時代,下一個時代會不會就是智能化時代呢?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建議使用IE8.0, 1024x768以上分辨率瀏覽本網站
本公司的官方網站對Internet Explorer瀏覽器最優化,因此若使用其他瀏覽器訪問網站,部分功能會受到限制。

© 長嶺煉化岳陽工程設計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湘ICP備06003916號 網站建設:浦元

成年无码av片,国产黄在线观看免费观看软件,zozo女人与牛交,大精品伊香蕉免费线免费